抗联战士没有马该怎么办?趁夜摸进日军马场,临走还抢了食堂仓库

浏览:1724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6日

1938年12月,东北抗联三支队在王明贵的带领下,转战到了绥棱县,准备在黑嫩平原继续打击日伪军。

抗联密林中的营地

但是,三支队现在最大的困难是,没有马。以前在山地密林中和日伪军周旋,地形复杂,没有马一样能打击敌人。但是现在到了平原,有了马行动起来才能机动灵活。所以,三支队目前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尽快弄到马。

在那种环境下,敌人对抗联围剿和封锁,想要弄到马,还是很困难的。不过,三支队在绥棱地区活动了一段时间,当地老乡就支招了:绥棱一棵松有一个很大的伐木场,是日本人开的。里面有大量的马、牛、骡子,有日本的大洋马,还有本地马,日本人用它们运送木材。

王明贵一听这情况,立刻感兴趣了。枪支弹药、粮食补给,都能从日本人那里抢过来,马匹当然也能抢了。所以,他派出了四名战士,潜入敌人的伐木场附近,侦查情况。

三天之后,负责侦查的战士们回来,高高兴兴地说:“支队长,有门啊!牛马骡都有,装备三五个骑兵支队没问题!”原来,距三支队驻地六十里远的一棵松,在紧靠河岸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伐木场,四周都是原始森林。现在日本人抓紧采伐,安排了上千人的队伍,不停地砍树和运输,里面有几千头牲畜呢。

为了防止抗联袭击,日伪军在那里驻扎了一个团的兵力。

围剿抗联的日军

敌人数量很多,负责侦查的战士发现,敌人的营房防守严密,不仅有铁丝网和一人多深的壕沟,营区四角还有四个炮台,但日军白天基本不出门。只有到了晚上,才有大概一个班的敌人,来来回回在营区里巡逻。

伪军则防守着出入伐木场的各个路口,仔细盘查每一个人。他们也和日军一样,一到晚上就收兵回营,防守十分松懈了。

最关键的是,晚上所有的牲畜都会赶进马场,那里是距离河边不远的一片开阔地,就靠简单的马槽拦着,没有什么防守。而这个马场,离敌人的营地有一段距离,只要不闹出太大动静,可以出其不意地抢走大量马匹。

既然这样,那就事不宜迟,三支队的干部开会研究了作战方案,当即带着队伍出发了。120多名抗联战士,沿着山间小道快速行军,直奔一棵松去了。没想到,刚出发不久就下起了大雪,雪花被北风挟裹着四处乱飞,周围全是白茫茫的一片,连前面的路都看不清了。

这样的天气,日伪军很少出来行动,所以战士们加紧了步伐,3个小时的急行军,一口气跑到了离一棵松只有几里地远的地方。知道马上就要成为“骑兵”了,大家一路跑来都不觉得累,反而十分兴奋。

此时稍微休息一下,战士们个个身上都落了一层雪,棉衣里面出了一身汗。忽然停下来,寒风呼呼地往衣服里钻,大家立刻冻得浑身发抖,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。此时已经到了傍晚,原计划夜深之后再动手,有些战士冷得打哆嗦,建议立刻动手。

支队长王明贵知道大家心急,立刻劝说,不能着急,马场近在眼前,要等到夜深人静安全了再动手。

大家只好耐心地等待着,一直到晚上十点钟,准备动手了。

抗联战士

此时周围一片黑暗,敌人还都在营房里,王明贵首先带领二十多名战士沿着河岸摸过去。他们小心翼翼地接近马场,没发现什么异常状况。此时,马场里黑压压的一片,走近了才能看到,有些马正在低头吃草,还有老牛正卧在地上。周围没有敌人,日伪军的营房在马场西南方200米远的地方,那里一片寂静,只看到门口有隐约两点亮光。

为了以防万一,王明贵安排了四名战士,带着两挺机枪封锁了敌人营房的大门。此后,他们进入马场,每人都牵了两匹马,沿着河边飞快地离开了。接着,于天放带领的第二批战士也过来了,接着就是第三批,每人两匹马,悄悄地牵走了。

马被牵到了安全的地方,王明贵一看这么顺利,决定再搞点别的战利品。于是,他带着几个人往工棚子方向去了,既然有伐木工人干活,那肯定有食堂,顺道弄点粮食回去吧。他们悄悄来到了食堂的门口,正要进去,忽然从里面走出一个人——一位抗联战士眼疾手快,立刻跑到跟前,低声说:“不准出声,我们是抗日联军。”

那人没想到大半夜会遇到抗联,浑身哆嗦,不停解释说:“我是喂马的,我是喂马的……”王明贵上前问他,日伪军的粮食仓库在哪里?那人毫不犹豫地伸手一指,带着抗联战士就过去了。轻轻打开仓库门一看,里面都是存粮。

这下赚大了,王明贵赶紧让大家动手,一人扛两袋粮食,放在马背上运走。弄完这一切之后,王明贵还不过瘾,现在只剩下他和副官乔国栋还在马场,他们又对那个喂马的说:“你去给我们挑两匹好马!”

那喂马的二话不说,径直走进了马场,他是天天和这些马接触,当然知道好马在哪里。很快,他就牵出了一匹膘肥体壮的枣红马,还有一匹大青马。这下算是过瘾了,王明贵和副官骑上马,趁着夜色朝河边跑去了。

这时候,营房里的日伪军终于有了动静,噼里啪啦地开始放枪了。

王明贵安排在营房门口的抗联战士,两挺机枪一起开火,把敌人死死地压在了门口,死伤遍地。日军大喊大叫,一连组织了两次冲锋,全都被打了回去。

眼看着跑不出营房大门,日伪军急了,轻重机枪一起朝着马场方向开火,想阻止抗联战士抢马。但问题是,王明贵早就带人骑着马跑了,黑暗中敌人的子弹四处乱飞,整个马场都是牛马的嘶鸣惨叫声,被打伤打死的牲畜到处都是,其它骡马更是横冲直撞,乱踢乱蹦。

趁着混乱,那几个堵大门的战士悄悄撤离了,很快就追上了大部队。这一次,三支队人员无一伤亡,每人骑着一匹马,牵着一匹马。很多马背上,还驮着粮食,赚大了。

日军的损失到底有多大呢?具体的情况,日伪军肯定不会往外说,但周边的老百姓慢慢知道了一些情况。后来就传言,当天晚上,日伪军为了冲出营房,被打死了三十多人。牛马骡更惨,被打死了四五百头。

具体有没有这么多不知道,但后来听说,那些伐木工人吃了一个冬天的骡马肉。遭遇了这么大的损失,日本人气急败坏,连续多日派兵讨伐三支队。但是,三支队现在已经有了马,早就到黑嫩平原四处打击敌人了……

冰天雪地中与敌人斗争,抗联战士们有苦也有乐,他们都是英雄,都是值得永远铭记的人!